365bet提现多久到帐_365bet体育投注吧_365bet手机app 版权所有
Copyright?2014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:济南市经五路169号财税大厦12楼

易营宝科技提供技术支持

做实事比空谈重要——致敬王选先生

?本文节选自项立刚、王元杰《努力,刚刚好》一书,讲述了1997年王选写给项立刚的一封信的来龙去脉


2006年,在博客上,王选先生的秘书丛中笑给我留言,说他们正在搜集资料,准备筹建王选先生陈列室,要借王选先生给我的信,扫描一下再归还我。

这当然没有问题,我想如果真是建设陈列室的话,这封信与其放在我这里,不如捐给王选先生陈列室,这些文字是王选先生写下,还是回归到王选先生的身边吧。

王选先生逝世时,有许多人写了纪念文章,其实我是觉得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资格。和王选先生接触不多,在IT业我并无多少影响,了解也不多,觉得有更多的人比我有资格写纪念的文字。有人在QQ群里说到王选先生逝世时,我想到先生曾经亲笔给我写信,于是在群里说了几句感言,却被群里记者引用,好像也被许多媒体转载,这就是我那篇短文。

1997年,我玩计算机才一年,还是属于对计算机学习了解的过程中,不过凭了自己胆大,写了为数不少IT业分析的文章。当时我在人民邮电出版社做图书编辑,出版社用的大多数是方正的书版系统,这是一个专业而复杂的软件,我们专门的照排中心,有几十个小姑娘负责录入,她们都是受到两年以上的专门训练。我们编辑部有一台电脑,请了一个女孩打字,有一天她请假,我们要打一个极短的短文,就是没有人能运行这个软件。而我在排书做核红时,为了看版式,排完了再扫描,那种痛苦就别提了。

其实那时已经有WORD了,而且它的易用性也是非常清楚,只是当时用WORD出片很少,成本高,无法进行印刷。我想这原因并不是WORD的成本高,只是有这样接口的机器少,所以出片公司要价高,如果用WORD出片多了,价格肯定能下来。

也是从用户角度有深入体会,我写了一篇给《北大方正提个醒》的文章,寄给了《南方周末》,不久这篇文章刊登出来,只是改成了《方正系统应转向新界面》。文章发表后几周,突然有一个接到《南方周末》编辑吕祥的电话,方正要约去谈谈,于是去见了方正管公关的金鸥。其实对她来说,可能是需要完成一个任务,她无法说服我理解其时方正的战略,也不可能让我认错,记得当时她花了较多时间告诉我方正做得如何好,如何成功。

这以后对来说这件事也就是告一段落了,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封来信,扯开信封,首先看到王选先生的名字。说实话,有很长一会,我想不起王选是谁,因为不敢把他和名声显赫的王选先生挂起钩来,不相信我的一篇文章王选先生也会这么关注。王选先生告诉我,把我的文章“复印后已在有关人员和方正领导中传阅,并专门召集高层和相关人员的会议,对研制工作进行了检讨。”我一直认为,几十年来,写了大量的文章,这是对我文章最高的奖赏。我写点文章真是有意义的。我是一个不太喜欢收集过去资料的人,过去的文章和纪念品大都丢掉了,王选先生的这封信却一直保留着,我想它显示了一个老学者做人的风格,本来这样一篇文章,能对方正有多少影响?让下面和我交流一下,已经可以了,他绝不需要我给我写这封信。他却用诚恳的来信,展示了他平等谦和。

这就是老科学家的风格,他这种对人对事的态度也让我铭记于心,受益无穷。

?

附:王选先生的信

项立刚先生:

非常感谢你对我们软件的中肯批评,你在《南方周末》上的文章“方正系统应转向新界面”,我们复印后已在有关人员和方正领导中传阅,并专门召集高层和相关人员的会议,对研制工作进行了检讨。由于种种原因,我们的开发工作未能适应广大作者、编者的需求,尽管开发了WITS、FIT等交互式排版软件,以及文友办公套件,但友好性、性能等并不理想,而书版移植到MS Windows的工作又很滞后,再加上销售措施不力,以致造成你所指出的局面。此外由于利益(利润)驱动,方正研究院的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高档彩色、报业告别纸和笔、广告管理、多媒体等领域,也是造成目前状况的一个原因。

所幸我们有一群奋发有为的年青人,正在努力,文友套件已于本月发行,书版8.0也即将发行……今后还会有新的软件面世,欢迎你关注我们的工作,并继续批评指正。再一次表示衷心感谢。

问全家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选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7.9.22

?

这件事,对我的影响,其实并不在于这事的本身,这文章如何?还是人生的态度。那个时候,方正是中国软件第一,有着巨大的影响力。王选先生也是知名的科学家,声名显赫。我不过是一个用了两年电脑的毛头小伙子,那个时候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力,对于方正的一些看法,也是较为表面,深入研究并不多。他完全没有必要向我解释,但是他却是专门写信,最重要不是写信,而是认真的检讨方正的研发战略。

作为一个文科专业毕业的人,我们喜欢所谓的批判,我们喜欢骂来骂去,我们喜欢渺视权威,我们喜欢标榜自己的独立精神,但是我们做过深入研究吗?我们真是积累过资料进行过观察和分析吗?我们所谓独立精神是故意做作,不过是搬点故人的故事和一点外国人的论述,我们所有的批判是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上吗?

王选先生的人生态度,很让我触动。这以后我开始更多观察产业和科研领域,越来越相信研究比批判重要。太多的批判是建立在空对空之上,无价值也没有意义。

王选先生去世后,北大要建王选纪念馆,想要我这信的复印件,这信放在我这里何用,所以今天在王选纪念馆还是能看到这信的原件。说起来,人的一生,有很多机遇,能和伟人有交集,从他们身在感受到人生的体验,是一种幸事。

写这些文字,也是希望有青年,尤其是学文科的青年看到,知道研究比批判重要,做实事比空谈重要,实在比虚浮重要。当然,我也知道,我能影响的人很少,如果有一两位,碰巧看到,也有感悟,就不浪费我这些文字了。 (济南九三学社社员、中国通信学会第九届普及与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王元杰)